现金流仅剩2200万元却有19亿元外债要收!钢银电商“靓丽”年报难掩硬伤 钢贸交易出路在何方|财报异动

  近日,国内最大的B2B钢铁产业链电商平台、新三板公司钢银电商(835092)发布2023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平台交易量实现6364.07万吨,同比增长20.14%;实现营业收入855.08亿元,同比增长12.07%;净利润3.2亿元,同比增长17.28%。

  公司在年报中直言:“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近三年经营现金流持续为正,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三年累计高达16亿元;同时,公司已连续多年实现现金分红,分红金额逐年提升,近三年分红总额达3.85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达36.64亿元,累加近三年分红,累计为股东产生权益增值12.97亿元。钢银电商是目前业内唯一一家规模稳增长,8年持续盈利,为股东带来高回报,有着成熟且可持续发展模式的轻资产平台。”

  然而,《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钢银电商2023年多项财务指标变现亮眼,但另外一些核心财务指标却暗含隐忧。年报显示,钢银电商报告期内应收账款高达19亿元,主营业务毛利仅为0.9%,去年账上现金流仅剩0.22亿元,同比降幅超过97%。对于一个员工人数达到千人规模的平台,近乎枯竭的现金流能否撑起钢银电商六千余万吨的交易量?

  现金流指标对于一家挂牌公司而言,无疑是非常关键的。钢银电商年报发布的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去年的1.04亿元降至2200万元;投资活动的现金流从去年同期亏损789万元扩大到1676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去年的-1.008亿元扩大至-1.36亿元。

  对此,年报中的解释为:“经营现金流大幅减少系公司加大供应链业务的资金投入,投资活动现金流为负是报告期内公司支付参股公司宁波刚赢投资款,筹资活动现金流比上年扩大是对股东实施了股利分派,同时借款金额减少。”

  然而让业界感到矛盾的是,看似快要“没钱”的钢银电商却有近10亿元的未分配利润;与此同时,公司发布一面公告拿出5亿元现金进行理财,另一面却又“伸手”向其他股东及关联方借款8亿元。

  就在4月9日,钢银电商除发布2023年报之外,还发布包括权益分配、向控股股东及下属公司、关联公司借款等多份公告。具体来看,钢银电商发布的2023年度权益分派预案显示,截至去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归属母公司的未分配利润达到9.75亿元,母公司的未分配利润达到7.26亿元,公司拟每十股派发含税现金红利1.7元,合计派发现金红利1.75亿元;而两份借款公告内容显示,公司拟向控股主板上市公司上海钢联以及其他数家下属公司借款共计达到8.5亿元,借款利率为4.0%;此外,公司又发布使用闲置资金进行理财的公告,内容显示其以不超过(含)5亿元的金额购买短期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货币基金等行为。

  纵观钢银电商2020—2023年的借款信息,四年来钢银电商从银行和企业融资的金额分别为20.26亿元、18.33亿元、10.22亿元、11.55亿元,虽然总体借款金额在下降,不过仍然维持在高位。

  “从行业来看,在2023年全球宏观经济整体偏弱运行、下游主要用钢行业低迷、以铁矿石为代表的原料端价格居高不下等因素影响下,钢铁行业市场形势异常严峻,暴雷事件频发,信任危机加剧。而具体到下游的钢贸企业以及电商平台,以钢银电商为例,可以看出在融资方面其外部融资金额还是在大幅下降,这种下降既有宏观因素的影响,也有公司自身的原因,主要是控股股东复星集团和担保意愿大幅下降。而更为严峻的是,钢银电商的贷款普遍需要其控股股东复星集团和进行担保,随着近些年复星集团资金紧张,开启卖卖卖模式,其担保意愿大幅下降。就已经发布的公告来看,钢银电商今年的借款渠道还是来自控股或关联企业端,端未有相关借款公告出现。这意味着,在没有控股股东的担保,银行对其融资需求门槛在提高。”4月14日,国内一家大型券商大宗商品分析师黄巍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如果经营活动现金流极度萎缩是一个非常不利的信号,那么对于钢银电商而言,它还有一个“双刃剑”因素存在,就是19.56亿元的应收账款要拿回。

  本报记者梳理数据发现,钢银电商2023年报显示其去年应收账款达到19.56亿元,其中一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比近30%,这一数字在3年前仅为3.6%。

  “长账龄应收占比的提升,使得账款回收的概率逐步降低,这意味着坏账的风险加剧。眼下,处于下行周期,可以预见的是,钢银电商资金的风险把控能力变差。如果钢银电商能够加速实现资金回笼,那么对于解决现金流的问题无疑是及时雨,业内主要担心的是在全行业收缩的情况下,钢银电商巨额账款回收难度加大。”黄巍表示。

  而从钢银电商年报中计提的坏账准备数据来看,从2020年仅为7358万元到去年已经大幅提升到2.38亿元,4年间钢银电商的坏账计提准备增加了2倍,与2022年相比,仅一年间钢银电商的坏账计提就增加了5300万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钢贸市场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一般来说,终端欠款一般在3个月左右,最长不超过半年,钢银电商却有这么大比例的长账期业务实属罕见。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的结构性调整,近年来钢银电商的毛利率逐年下滑,2023年这一数值仅为0.9%。

  “从这个毛利率水平来看,钢银电商的主营收入并不是真正的电商平台收入(电商平台毛利率一般在30%左右),而和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毛利率基本类似,后者在A股市场的市盈率基本在4倍左右。从历年期末在手现金来看,2022年及以前年度可用现金都维持在近两亿以上,2023年期末在手可用资金余额为0.66亿元,较往年大幅下降,降幅达66%,为近四年最低。”黄巍分析指出。

  上述上海钢贸行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钢铁行业当前面临的境况对于那种应收账款较高、重资产运营的企业挑战增大,同时主营业务为供应链金融的企业,更要面临严峻的货物安全等挑战。如钢银电商既有高达19亿元的应收账款,又有庞大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同时又面临严峻的流动资金紧张局面,如何扭转值得关注。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小编,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futop.com/dianshang/896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ba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