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灯定损”事件:“嗜血”房东该停下了

  江西的陈女士为陪读,在上饶市玉山县与他人合租了个套间,因小孩上下楼的声音太大两人跟房东吵了好几架,问题无法化解,便都打算退租。

  陈女士当时没当回事,想着顶多扣点押金啥的,可当赔偿单递至她俩手中时,傻眼了。

  她们才住22天,月租也总共1200元,一万的赔偿金怕不是要俩人帮房东重新买套房。

  事情得回到退租那天,房东郭某和妻子一人提着探照灯、一人拿着黄色胶布开始退房检查。

  先从门口的外墙看起,随后是承重墙、阳台推拉门、床板、衣柜、蹲坑、热水器、花洒、地面瓷砖……

  每检查一个地方,他们都会将探照灯怼上去仔仔细细地查看,但凡有一条划痕、一丁点磨损,房东郭某都会贴上黄色胶布,以示损坏。

  就连红色的塑料凳都不放过,得倒过来、翻过去,里里外外摸上几遍检查有没有磨损或缺口。

  也由此可见,索赔单的赔偿金额并不是根据物品的损坏程度来定,而是只要有划痕、磨损,哪怕是自然损耗,都需陈女士俩人按原价照赔。

  陈女士二人当然不会答应,于是将事情闹到居委会等官方那边,在他们的协调下,二人各支付了2000元赔偿金。

  不承想,得了便宜的郭某并不甘心,在今年3月22日晚找上陈女士,并用砖块砸向怀着身孕的对方。

  万幸的是,陈女士没有受伤,但她害怕房东再次做出出格的事,遂决定将“提灯定损”的全过程发布至网络,此事才得以被大众所知。

  许多原定要去江西旅游的人赶忙取消行程,上饶景点三清山的民宿也遭到大量退单,人们生怕“提灯定损”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舆论骤起,官方立即出场,最终郭某因故意伤害罪被行政拘留,4000元赔偿金悉数退回。

  事实上,玉山县的郭某只是中国黑房东的冰山一角,他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他们以房为饵,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租客鸟入樊笼。

  退租当日,水电燃气没欠费,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物品更没损坏,就连最后一个月租金郑先生也不打算要了,只需房东退还押金即可。

  结果对方理直气壮地回复:“不管你什么时候退房,押金都不给退,这是行规。”

  在他嘴里,所谓“押金”是用来弥补租客退租后房子空窗期的钱,根本没有退回去的可能。

  无独有偶,《1818黄金眼》今年1月报道过租客小许按期退租时,房东以地板有划痕为由扣下押金6800元。

  起初,小许决定让步,专程请维修师傅过来检修,结果房东改口:“地板不给我换新的,我是不认可的。”

  我们都知道,租房时物品的自然损耗、电器的老化再正常不过,《民法典》710条也有规定:

  承租人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根据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致使租赁物受到损耗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北京的小李签了一套租期两年的房子,结果时间还没到,房东就要求她赶紧搬走。

  在这些黑房东眼里,租客就是任由自己揉捏的橡皮泥,想让你住就住,不想让你住就赶你走。

  租赁物在承租人按照租赁合同占有期限内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

  意思就是,哪怕房东在租房合同生效期间将房子卖掉,合同依然生效,房东无权单方面取消它。

  明明在法律上,租房合同的效力高于购房合同,现实中,租客却总是最弱势的一方。

  虚假房源、隔断房、临时提价、克扣押金屡见不鲜,黑中介甚至成了北京扫黑除恶的对象之一。

  2018年,北京道合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四名中介经常以低租金房源吸引租客,随后通过踹门、撬锁、言语威胁逼迫租客丢下租金和押金搬走。

  长租平台往往会给租客月付、季付和年付三种付款方式,一次性付得越多,月租就更便宜, 哪怕你一次性付不起一两年的房租,也没关系,他们会诱使你签下租金贷。

  选择租房的人,往往意味着手头不充裕,尤其是刚工作的毕业生,本着能省则省的心态,自然愿意选择租金更优惠的长租。

  2020年,知名长租平台「蛋壳」暴雷,数十万租客不仅要不回租金及押金,还面临着被房东赶出门、无家可归的窘境。

  那一年,仅成都一座城市就有「成都巢客遇家」、「成都联合之家」、「四川租猪帮」三家公司暴雷。

  阿里P7员工因住甲醛房得白血病去世,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因为租错了房子而离开。

  甲醛房之所以出现,祸根始于长租平台的急功近利,它们买廉价的装修材料,并为了止损,不愿将新房空置太久,往往装修完一个月左右就往外租,让租客用身体帮其净化甲醛。

  2022年,中国50个大中城市的租售比是1:620,而国际上认定的良好标准是1:200~1:300(租售比=月租金/房价)。

  尤其是北上广深的房东,房子大几百万甚至千万买来,但基于租客的工资水平,只能以他们自己所认为较低的月租交给中介或租客。

  利益作祟下,房东、中介、平台开始与租客展开一系列勾心斗角,这也就导致了信用体系的逐渐崩塌,彼此陷入猜疑,故而出现房东不愿长时间将房出租给别人,租客往往住个一两年就得搬走的情况。

  就拿我身边的朋友来说,北漂五年搬四五次家的大有人在,更有甚者平均一年搬两次家。

  63.2%的受访青年曾经历过一年内多次搬家,其中31.6%一年中搬家次数在3次及以上,超过一年及以上才搬家的人,仅有22.1%。

  2019年,有34%的美国家庭租房为生,纽约曼哈顿区的比率甚至达到77%;

  2022年,中国的租房人数达2.4亿,仅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就有超过4000万租房者。

  随着人们观念的变化,许多人不再执着于「人这一生必须有房」,租房为生未尝不可。

  可残酷的现实却是,人们几乎找不到稳定的落脚之处,不是平台暴雷,就是黑中介、黑房东横行。

  我们先来看看香港是怎么保护租客的,香港租金昂贵众所周知,但它的租房市场也相对成熟。

  租房时,租客与房东需签署「一年生约一年死约」,「死约」期间,双方均不可单方面在租期结束前解约,违约需赔偿;「生约」则意味着租客有权继续续租,且双方都有提早解约的权利。

  所谓“生死约”,相当于彼此的考察期,既约束了房东,也约束了租客,即便发生租房纠纷,还可以找差饷物业估价署、土地审判处解决。

  德国的《租房法》规定房租4年内的累计涨幅不得超过15%,一旦超过20%,就将承受巨额罚款,超过50%便是犯罪。

  英国政府则安排了一个第三方押金保护机构和客户资金保护计划,要求房东、中介收到押金、租金、水电费时,都需授权这些机构来保护,要是不这么做,就等着几千甚至上万英镑的罚款吧。

  年轻女租客与房东的拔刀对峙仿佛就在昨日,我们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她,更不希望下一个她,继续出现。

  但生活还得继续,租房也将贯穿人生的大段路途,我们希望这条路是平坦的、明亮宽敞的,而非阴森逼仄、四面埋伏。

  1.《【1818黄金眼】退租时专门请了保洁还是被说不干净,到底谁在“耍赖”?》——B站@1818黄金眼

  2.《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人民日报 》( 2021年06月04日   第 17 版)

  3.《视野丨拒成“房奴”,人间清醒的严谨之国:德国住房租赁市场洞察》——URI城市租住学会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小编,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futop.com/dongcha/893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bagua.com